手机端

抄袭被抓现行百度起诉今日头条求偿9000万元犍为

  4月26日,今日头条因大量窃取百度“TOP1” 搜索产品结果,被百度以不正当竞争为由起诉到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要求字节跳动立即停止侵权,赔偿相关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人民币9000万元,并连续30天在其App及网站首页道歉。

  百度方面向法院出示了一些证据:今日头条搜索 “螃蟹和西红柿吃会中毒吗”,首个搜索结果中的图片上赫然打着百度LOGO水印;在今日头条搜索“一立方厘米水等于多少升”时,里面毫无规律的夹杂了4个字,乍看上去玄乎的很,似乎是出现了程序乱码,而将它们合起来时,大家才恍然大悟,这居然是一句暗语“抄自百度”。

  今日头条目前估值已经750亿美金,已经是一个巨头,为何还会出现公然抄袭的局面?

  其实,这一局面跟今日头条的商业模式有关系,字节跳动旗下子公司锤子科技曾有过一句很知名的口号:漂亮得不像实力派。这句话如今放在字节跳动身上似乎也适合,那就是,虽然数据看上去很漂亮,但是你到底,是不是个实力派?

  每每和朋友聊起字节跳动这家公司,总觉得这会是一家很牛的公司,至于牛在何处,又始终找不到有说服力的答案。

  直到前阿里巴巴B2B总裁卫哲在混沌大学的演讲中,给到了“今日头条之所以成功,是因为第一个建立了中台系统”的观点,大家才仿佛找到了抓手。这个观点够新颖、够创新,也有着足够的传播力,乃至可以把字节跳动塑造成传统互联网转型的风向标。

  据了解,字节跳动的中台体系由用户增长、技术和商业化三个部门组成,今日头条、抖音等明星产品均共用着一套中台系统,在拉新、留存、变现等核心环节上,这些产品的运作手法都一脉相承。

  有了这样有说服力的“素材”,很适合让创业公司讲故事,而张一鸣的讲故事能力,更是大师级的存在:

  字节跳动成了家喻户晓的App工厂,正是依赖强大的中台系统,可以流水线般的生产爆款App。或许“工厂”一词还有些野蛮的味道,但实际上,在超级App制胜的移动互联网赛道里,拥有批量制造网红App的能力,龙8电子游戏恰恰是最值钱的地方。

  字节跳动的这些爆款,无一例外都是“杀时间”利器。这家公司非常擅长用算法推荐占领用户的时间,因而获得流量,接下来继续用流量换流量,然后让流量变现。毕竟在中国的互联网世界里,直接让用户直接付费往往费力不讨好,而通过占领用户时间再而变现则成了最畅通的商业模式。

  但百度的一纸诉状,引发了外界对字节跳动技术实力的反思,因为道出了这样一个事实:今日头条所谓的“头条搜索”,是大量盗用了百度“TOP1产品”的搜索结果。

  技术被今日头条视为中台系统的骨干之一,在赤裸裸的“盗用”现实面前这似乎又站不住阵脚。所以我们之前所理解字节跳动的“中台”,或许更多是“流量运营中台”,而“技术研发中台”的属性,在这件事上,显得有些薄弱。

  今日头条信誓旦旦要进军的搜索,最终被搜索内容中的“彩蛋”抓了现行。而比技术作弊更可怕的,是对字节跳动高增长和商业化能力的质疑。

  用户增长方面被提及最多的是张一鸣的“流量腾挪术”:先用几十款产品筛选出内涵段子,然后供养出了今日头条,再然后孵化出了抖音、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就好像是赌场里的庄家,腾挪之间流量雪球已经越滚越大。

  2018年是个转折点,字节跳动的流量盘子已经很大,出击的方向也越发多元,电商、泛娱乐、游戏、互金、教育,几乎将触角伸到了互联网的每一个角落。可复盘字节跳动在2018年的成绩单,也仅有“懂车帝”等少数产品达到了百万日活。

  比较典型的是,有意对标小红书的“新草”,用户增长几近停滞,对标VIPKID的gogokid,日活和付费率都不高,另一款名为aiKID的教育类产品,已经停止运营四个多月。张一鸣的流量腾挪术还只适用于浅层次的内容,刺激用户的大脑分泌多巴胺。

  流量换流量的神话背后,被遮掩的是字节跳动一贯的增长方式:尽可能大的压缩利润,让广告收入全部再投入,进而维持高速增长的局面。一位内部人士透露说,“2018年有项目花了三个亿,但是日活还不过万。”字节跳动敢于为新产品砸钱是不争的事实,未曾想已经到了近乎疯狂的程度。

  可以查询到的公开资料是TikTok在海外市场的表现,龙8电子游戏仅2018年就为Google支付了多达3亿美元的广告费用,TikTok去年在海外市场的亏损也高达12亿美元。抖音2018年在全球3亿的日活,背后是数十亿美元的投入。

  另外一个被忽略却值得担忧的事情是,App Annie数据显示,在最近一个季度中,TikTok在美国应用市场的排名下降明显。4月中旬开始,TikTok在IOS应用排行榜中跌到30以外,安卓市场排名也向下探至30左右。以及在Sensor Tower数据中显示,TikTok在安卓端出现了直线下跌。这一现象,最直接的原因之一,就是广告投放的减少。

  在脆弱的增长因素和绝情的现实面前,一旦大规模的现金流断裂,字节跳动的商业模式或将面临更严峻的考验。

  张一鸣大概意识到了字节跳动的虚胖和薄弱之处的显现,一面向投资者作出2019年的营收承诺,一面在大环境纷乱硝烟的掩护下进行补课。

  一个明显的动作就是“去肥增瘦”,即砍掉那些效率低、不必要的业务。等于间接承认了字节跳动在2018年在商业化上的盲目,那些在电商、龙8国际pt客户端教育、游戏、金融等方面的高调布局,可能会偷偷缩减支出,或者直接下线。

  比如已经有人在在脉脉上爆料称,gogokid正在大规模裁员,比例在70%~80%左右,少说也有50%,销售要从700~800人砍到200人的规模。官方的回答也颇为微妙:“目前gogokid正处于绩效季,工作和人员的优化调整属于正常范围内。”

  另一个明显动作是“开源节流”。开源指的是优化以广告为主的营收结构,在直播、搜索、内容付费、电商、游戏联运等业务上探索增长空间。节流的重心在提高花钱的效率,将投入产出比纳入员工的OKR中。

  还是以gogokid为例,上线后就开始了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巴士、楼宇、地铁、综艺节目等场景里充斥着gogokid的广告,并邀请章子怡作为代言人。这可与

  外界所说的,通过头条系App的流量供给,尽可能大的降低拉新成本,然后将流量变现的故事并不相符。

  没有充足的现金流支撑,流量换流量的玩法并没有持续,特别是在资本市场对字节跳动重新估值的时间点上,恐怕不是个好消息。同时字节跳动为了尽快IPO,为了拿出一份漂亮的业绩表,可能会进一步去肥增瘦、优化裁员,在“军心”上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问题在于,张一鸣在补课时几乎没有提及技术研发投入。当然,技术研发是持久战且并不是即时反馈的工作,在面对IPO急行军的路上,没有放在首要地位,也可以理解。但这却造成了亡羊补牢式技术短板弥补的缺失,也没有选择把现有的业务进一步深耕,这恰恰是最可怕的。

  3月中旬,字节跳动完成了对游戏公司上海墨鹍的收购,彼时就传出了字节跳动进军游戏市场,与腾讯、网易一较高下的传闻;

  3月下旬,字节跳动的全资子公司北京量子跃动科技有限公司成为泰洋川禾文化传媒徐州有限公司的新增股东,后者的主营业务为艺人经纪,包括Angelababy、周冬雨、陈赫等流量明星,以及papi酱等短视频博主;

  与此同时,字节跳动对锤子科技的收购也告一段落,Smartisan OS的微博认证变成了北京大眼星空科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背后是北京星云创迹科技有限公司,同样是字节跳动的全资子公司。

  很难想象这些投资并购和字节跳动主营业务的直接关系,但细究之下也能发现这是字节跳动不得不为的结果。

  原因则在于字节跳动的命门信息流分发模式。该模式让今日头条在短时间内迅速爆发,龙8国际pt客户端虽然后续演化出了抖音、西瓜视频等爆款产品,产业链条却一直很短。不同于滴滴和美团既想做深又想做宽的打法,字节跳动短期内向上做深的可能性并不大,唯一的出路就是把摊子铺大。

  代价也很明显,没有纵深就没有护城河,没有壁垒,没有防御的缓冲地带。百度在发力信息流业务后,短短一年时间内就在营收和日活上超过了今日头条。腾讯仅仅靠用户头像和昵称,就给了多闪致命一击,近乎打消了字节跳动的社交梦。

  张一鸣当然知道命门在哪里,App工厂显然是最理想的生存姿态,于是字节跳动也成了TMD中最热衷于国际化的玩家,国内扩张受阻后转向国外,国外空间更大。

  但国际化的扩张依旧不是一帆风顺,印度对TikTok的封禁,就给了字节跳动当头棒喝。作为抖音最大的海外市场,一旦被印度拒之门外,不仅意味着多年的广告投入打了水漂,还可能面临商业模式崩盘的危险。所以字节跳动马上用对印度政府10亿美元的投资许诺,换来了TikTok在印度的暂时安全。

  但2019年,大型独角兽公司的IPO无疑正在进入寒冬,相比过去几年满地是泡沫的行情,市场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2019第一季度结束之后,估值达到560亿美元的滴滴估值已经下降了三分之一。

  金融时报报道称,估值750亿美元的字节跳动,也正在遭遇价值下降,该公司就在去年8月就希望在2019年就进行,但现已调低期望值,将IPO时点推迟到2020年末。

  早在2018年的6月份,腾讯就已经跟今日头条撕破了脸皮,双方都把对方告上了法庭,然后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头腾大战。而现在,百度也已经正式起诉今日头条,BAT三巨头的两大巨头,已经正式对头条宣战。

分享至:

相关阅读